网球

跑滩匠原创小小说

2020-05-22 02:02: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跑滩匠(原创小小说)

初识“跑滩匠”还是在月朦胧鸟也朦胧的少年时代,那居然还是个没有烈日的美好夏天。

暑假,我和三表哥在他家看电视剧 。跑滩匠陡然推门长躯直入 ,且没和谁招呼言语 。

但见他身形矮小,整体笼罩于一件玫紅色的长汗衫之中,衣服显然大了几个码,也不知其用意何在 。

脚上一双大得出奇的皮鞋尤其醒目一一一装了一半脚丫,另一半则大面积放空,鞋底居然还钉上了那个年代代表时尚的所谓“响底”据说,是为了走路如马蹄子一般响亮 。跑滩匠兀自坐去了某个角落。

樱花泪

电视剧继续它的惊险,跑滩匠开始不停地追问表哥电视剧是何种情况,莫非是看不懂剧情?房间瞬时鸹燥,而我那好脾气的表哥竟自目视他的正前方,充耳未闻,根本不作答。

良久,这人才觉无趣,踏了他的马蹄子响亮而去,静观其面部表情竟然还透着一些兴高采烈。我忙问表哥,“这谁,为何连电视看不懂”表哥漫应道 “同学” 。

一个连电视剧也瞧不太明白的人,还被老师形容“瘟得痛”表哥如是介绍。这第一映象够差的,现在见面还被我津津乐道,一直不明白,这世上怎么还有看不懂电视剧的同龄人。

跑滩匠最大的好处就是根本不计较表哥那张冷峻脸,不答理他,他就自说自话,开心到了极点。但凡有空反而往表哥家跑得更勤了。

几次三番接触下来,这人倒似有些江湖义气,于是便纳入朋友之列 ,并延续至今日。

我看他就是喧哗的始发点,呆哪儿哪儿鸟鸣,也好,表哥家的假期因了他的各种肢体语言而变得热闹非凡 。

一年之后,我离家去某市求学 。

在火车站等候校车的间隙,一件大红色毛衣从正前方向我跳动过来,挥手间才看清是跑滩匠 。我诧异的打量了他一番,居然又着了身不太好看的时髦。言语间得知是去上海。

他的一切皆处于动态,影像时刻挪动,就没个悠闲,那夸张的行为举止倒是让他的形象鲜活了一把,如同原野上被风摇动的风铃草,就这么把岁月也摇响亮起来,尽管响声含了些鸦鸣 。

听他那口气,外面的世界似乎很精彩。打过招呼,便分道扬镳,奔去各自的人生轨道

求学期间,几次在火车站见到他,惊慌间正欲投奔某城市。

还以为他在他乡会挣到他的人生,寒喧之中得知天上也没掉多少馅饼给他 ,由于沒什么文化,只得时刻凭劳力才能挣得属于他的 。

于是,他与这些城市不停的交会着,乐此不疲 ,倒也不那么令人费解 ,只是,就此落得我给了他个绰号一一一“跑滩匠”

也许,他的那个月亮在这些城市里才会圆。

毕业后,我分回家乡工作。

有几年,跑滩匠也在家闲散着 ,据说是累了,回家休闲休闲 。但他的休闲也是动荡不安的,而街头巷尾存在的各个麻将馆就成了他最爱驻足的地方 。

此人好赌上几把,说实话,这一生中,还没见过如此晦气的人一一一逢赌必输,反正我从沒见他赌羸过,哪怕一次 。私下很是疑惑,此人这浓厚兴趣是如何培养得来,为此仿佛还耗尽了所有,好象如是这般,他的人生才会得了些快活 。

这期间我用自身的经历也告诫过他,那麻将是个脑力活,他如此莽夫,岂能胜任,况且打工也累得孙子似的 。劝了无数次,他便后悔了无数次,依样画葫芦般又输了无数次,一直恶性循环,莫名其秒。

不过,天无绝人处,跑滩匠的桃花运还不错,休闲间竟也娶到一个绝世好妻。此妻言语不多,无半点不良习气,相貌皎好,配上他,嘿,那倒是绰绰有余 。

就算娶了妻,跑滩匠仍然一边开心一边赌着,把他的少半个人生押去了那牌桌上,且输了个一塌糊涂,其行为之荒诞已达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 。只是难为了他那好脾气的妻子,私下里不知担了多少委屈。

是谁负了这良辰 ?转眼间我也辞了职。在忙于家里生意期间,惊闻跑滩匠的妻子为他生了个胖小子,可不知怎么回事,几天后孩子竟然在医院便过了世。由于当时的人对医疗事故这方面的保护意识基本为零,稍作理赔之后竟也不了了之。

打那以后,跑滩匠原本不多的头发更显出其稀稀拉拉的光景来,仅剩那么几根软绵绵的搭在其头顶上,似乎已到了泻顶的边缘。我在想,也未必就全是因他忧虑所致,毕竟,碰了面,他的脸上总也能笑出几道宽褶子来

这种事的确毁人心性。于是乎,跑滩匠更持有麻木自已等因由,就此把他更显矮小的身躯投掷于大型的牌桌之上,以至于天昏地暗,一时间竟也回不了头 。

他那种莽夫,结局可想而知 。

但凡是人,总有鬼迷心窍时,而此人被迷的时间竟是他少半个人生。他爱好无二,赌如命根子,偏又晦气缠身。经劝告无效,再不好深说,况且他还含了三寸不烂之舌狡辩 ,各自选得的人生,及至山穷水尽,他才知道该何去何从。

好好的家乡终是呆不下去了,环境对他也极具杀伤力,戒不了赌,那也只得投奔他乡

还好,这一次上路,此人不再孤单 。携带如花美眷,说话间就要奔赴他那圆月城市去也 ! 辞行时,菜色的脸上似有悲壮之情偷偷闪过 。

那个城市的月亮散发出仁慈的光辉,他又有了另一个儿子。通电话时告知他工作满意,娇妻也如是。跑滩匠,也总算撑起门户来

每至年底,跑滩匠便要回一趟家乡,探望父母兄弟及老友老屋,而妻子勤劳到春节也不肯放自已一次假,留在原地加班 。对她叹服之余,实在未明这跑滩匠到底是命苦呢?还是好命呢?

而他仿佛要把几个衣服口袋揣鼓胀了才回得了家,倒不是故意显摆,的确是他不怎么熟练使用信用卡,这种现代人,也是奇怪。

依我多年对他的了解,此人对他辛苦得来的钱特别仇视一一一年尚未过完,他便亲手把那些钞票从牌桌上短时间内迅速散开了去。这倒也带给別人许多喜庆。事后,我曾劝他不如把钱捐给,也算积了福荫,而他总是态度不明,脸上又无端笑出几道宽褶子来。

他也有他的道理,说是用钱买了开心,一点不用心痛,其他的不会也没兴趣,性格生就又是耐不住半点寂寞…听罢其谬论,突然觉得天上有只乌鸦“鸹鸹” 乱叫,一飞而过。

他的父母最是看他不惯,有可能这些年确实寒了两老的心,于是少不了对其年年责骂 。妻子原本管他不住,及至后来对他渐似灰了心。在自已家里,他像极了一只老鼠,皆想击他一棒而后快。

可跑滩匠肯跑,又吃苦耐劳。花光又挣,挣来又花光,如此反复,顺便也打发了他觉得多余了的时光 。小老百姓,日子就是这么打水漂而过,此人如是说。

前年回乡诉说他作为家中鼠辈之苦闷,又说与妻子毫无共同语言准备离婚 ,一番抑扬顿挫。

但见此人已形似小老儿,虽身披某品牌衣物却又有穿上龙袍不像太子之闲疑,人到中年可说是身无长物,此时又面露忧戚之色,不禁同情起他来。闲谈之间,跑滩匠突然照了照镜子,似乎在镜子里发现了什么,叹息了几声遂扭头而去。

婚倒也没离,毕竟几十岁的人了,该有些自知之明才是。据他说后来把妻还当成了宝物,当然,这已是后话 。

打那以后,居然去那月圆城市妥贴了许久。

偶尔发朋友圈的图片皆是他勤劳如蜜蜂的身影,满身携带正能量,间或也晒晒送儿子上学的情形,菜色的脸上竟也满是骄傲的神情 。虽被老师称做“瘟得痛”也不妨碍他舞文弄墨般再发表些鸡汤小语,此举,没得叫人陡的打一哆嗦,而另一方面,也表示这狐朋安定了。

命运待他稍显严苛,不测的风云又向他再度奔袭。

老父病重,跑滩匠和他揣得鼓胀的衣服口袋忧心如焚的回了家乡。在医院,他决定用他的方式孝敬老父,哪怕早已无力回天。叮嘱医生要用最好的药,钱,在医院又噼里啪啦烧成了火红的花,吃更可着老父选,而老父已吃不下他多少银子了。

这次回家总算没受到责骂,看来跑滩匠常年在外跑滩,眼巴巴地想要一次性补尽所有孝道,一番精心伺候自不必说。稍作停留,便又马不停蹄赶回他的月亮城,说是工作不能丢,还要多挣钱些救父。

至此,黄鹤一去杳无音讯。不知为何,现在的跑滩匠老让我想起一只刨食的芦花鸡,在属于它的那一方土坑,惊慌、奋勇稍带蠢蠢地啄起一条又一条小虫子来,尚咀嚼未细便一囫囵吞进了它疲惫的身体去。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表哥

杨达才,男,汉族,1957年10月生,陕西镇坪人,1982年1月参加工作,1975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大学文化(延安大学政教系哲学专业),原任陕西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

原创

作者首创,非抄袭模仿的、内容和形式都具有独特个性的(物质或精神成果)。

剖宫产术后长期便秘吃什么
小孩不消化吃什么食物
小孩子夜间咳嗽怎么办
枣庄白癜病医院
四川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梅州白癜风医院
漳州治疗白癜风方法
宜春白癜病医院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