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与养猪场为邻水厂疑受连累停产

2020-10-21 16:27: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与养猪场为邻 水厂疑受连累停产 一个山头,前面是水厂,后面是养殖规模近千头猪的大型养猪场。受环境影响,2010年12月,位于博罗县长宁镇埔筏管理区牛皮水村的罗浮山长康源天然山泉水厂,在申请延长取水许可证和全国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时,未获通过,并于2011年1月被迫关闭停业。水厂老板甄文策一怒之下,将养猪场告上法庭。博罗县人民法院今年5月份审结此案,甄文策败诉。因不服此判决结果,日前,甄文策向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环境污染影响水厂证照审批现年35岁的甄文策是佛山顺德人,受此案拖累,年轻的他,脸上多了几份沧桑。昨日,甄文策对南都记者说,2007年8月21日,他与合作伙伴邹海滢又和李达芬达成了转让水厂协议,该水厂转让给了他和邹海滢二人经营。后来,邹又将个人股份全部转让给了他。“原本水厂经营状况良好,可好景不长。”甄文策说,就在他的水厂逐步进入良性发展时,2008年,他水厂所在地的后山,开始有人推土建养猪场。当得知后山建设养猪场后,甄文策多次提出异议,但投资人对他的意见未加理睬。2010年12月22日,惠州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向该水厂发出《食品生产许可现场核查通知书》,并于2011年1月4日,组织审查组对该厂进行了瓶(桶)装饮用水生产许可证核发实地核查,核查结论为:不符合规定条件。审查组现场核查时发现的问题主要有4个:1、厂区背后山坡上有大型养猪场,与厂区距离很近;2、猪场污染物直接向水厂门口的荒废水塘排放;3、厂区内可嗅觉难闻的猪粪猪尿等排泄物的异味;4、厂区内可见大量苍蝇、蚊子。综合以上因素,该水厂背后有养猪场,环境恶劣,且扩散性污染难以改善,根据《对设立食品生产企业的申请人规定条件审查记录表》及《食品企业通用卫生规范》的有关规定,该企业已不适合作进行食品生产加工场所,故对该企业延续生产许可证的申请做出不符合结论。水厂一审败诉不服再上诉在甄文策看来,证照核查未过关,都是养猪场给他造成的麻烦,并于2011年上半年,将后山的养猪场老板叶贺平、刘沛深告上了法庭,请求法院判处两被告赔偿他损失合计约191万元,以及评估费用1万元;该案诉讼费用及财产保全费用全部由被告承担。2011年8月25日,博罗县人民法院正式受理此案。今年5月24日,博罗县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了判决。法院审理认为,惠州市技术监督局对原告甄文策经营的水厂没有核发生产许可证,并不能直接证明原告水厂的水资源因两被告违法经营养猪场而受到污染,原告经营水厂的水源是深层水井的地下水,原告并没有提供其水厂水源受到水污染的直接证据,原告请求由被告承担水污染责任,证据不足,应予驳回。昨日,南都记者前往牛皮水村实地走访,这里地处长宁镇、湖镇镇和罗浮山管委会交界处,尽管道路边已经竖起了“禁养区”的提示牌,但正在经营的养猪场仍随处可见。根据两位被告的说法,他们的养猪场已停产关闭,记者看到,猪场大门紧闭,可不时仍会从猪场内传出猪叫声,疑似仍在经营。还有污水从地下管道排向附近山谷的低洼处,发出阵阵恶臭。甄文策向南都记者表示,他对败诉的判决结果难以接受,并已于7月23日向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庭审实录养猪场两被告承认排污,但不认为给原告造成影响该案中的两被告叶贺平、刘沛深承认自己的养猪场有排污行为,但对原告陈述的损害结果及请求赔偿的损失持有异议。二人称,该猪场并非二人所建,他们是2010年7月份才接手的。在他们接手经营前,该猪场已投产经营两年,均未受到任何阻挠和处罚。原告也从未告知他们,该猪厂会对旁边的水厂生产经营造成影响。直到2011年3月份,涉案猪场接到环保部门通知,他们才知道猪场给周边环境造成了污染,并立即采取了整改措施,陆续将生猪转卖出去并对猪场的污水污物进行清理。当月底,二人已经将猪场清理完毕,停止了经营。此外,两被告称,直到他们接到原告的起诉状,才知道原告认定他们的猪场排污行为给水厂造成了损失。事实上,原告所陈述2011年1月起水厂已关闭停业不实,截止2011年3月份,他们猪场停业时,该水厂仍在经营,他们还曾购买到过该厂生产的饮用水。两被告还称,原告所列举的损失包括机械设备、办公用品、生活用品和建筑物,但没有证据可以证明猪场排污行为对上述物品和不动产造成损害,其诉讼请求没有事实依据,应予以驳回。邵阳白癜风专业医院
邵阳治疗白癜风专业医院
邵阳白癜风医院地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