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选完了我笑了哭了

2019-11-10 21:30: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选完了,我笑了,哭了!

台海3月27日讯 台湾作家、时事评论员范兰钦今日在海峡导报发表文章,以下为原文内容:  选完了,我输了。我以为只赢50万票,没想到赢220万,如果我签赌,大输。  我前一天被问道:“你认不认为会赢?”我嗫嚅地说:“会吧!”“赢多少?”“大概50万吧。”我为什么吞吞吐吐,不敢确定?因为2004年我吓坏了,当时我赢的信心比今天还大,怎知会输?怎知有人会去相信两颗子弹?怎知这次会不会有两颗炸弹?怎知“台独”事前搞的“奥步”有没有效果?我输怕了,我不相信我一定赢。  所以,我对我的算命完全无信心,但若要我下注,总得讲个数字,因此,我保守,我嗫嚅,我写50万。  据说陈文茜和刘益弘也赌谢长廷赢,赌金10万。陈的意思是谢若赢,她大痛苦,那赢个10万心情会好些;谢若输,她输10万买个大乐,值得。可见,陈文茜也不能确定,不确定马萧一定会赢、会大赢。现在,她一定大乐地交钱。  2004那天晚上,我在张佛千家里,饭前他说,如果不赢,是没天理。我也这么想。待票开到最后,他大叫一声:“怎么这样?”我气得扒了几口饭,就走了。他颤巍巍地送我到门口,两人无言而别。不久,他就死了。我不能说他是气死了,他已九十多岁,或许也到了时候,但如果他能多活几年,看到今天,他一定瞑目。  天理?这次大家已没这种心理,也就是吓怕了。“台独”在选举中只要念念咒、几个奥步、造几个势,什么守护台岛啦、逆风洗脚啦、欺人太甚啦,就能翻盘。这八年来告诉了我们,台湾就是没天理。所以,这次败了,国民党绝对不会闹,彻底认命了,就算只输2万,也不会;民进党败了也不会闹,别说差200万票,就算只差2万,也不会。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太烂了,他们已差到连作票都意兴阑珊了。  马身边的极亲信曾说:“站在扁对面,就是站对边。”马能胜,能胜出,扁的恶政是主要因素,连马在胜选后会中都说:“我的政治智慧不及格,我和萧口才也不好。”这虽是自谦,也不离谱。马光靠清白正直,实在打不过本土煽情。是扁把本土弄成了粪土,还加重金属污染,马这个莲花才被人青睐。  前天参加完蒋家语的追思礼拜,有一个与她或我认为与她同路数的女士问我:“你觉得会赢吗?”我还不知她指谁,我想她应指马,但万一指谢怎么办?我又嗫嚅了。问完了口令,知她是指马,我放心了,说:“会吧?”她说:“我想也会,TVBS没公开的民调是让15。”她说送我一程,堵车时有民进党选举车队侧排,她想了一下,说:“我受不了!”摇下了车窗,伸出左手比了个V字。她说:“昨天我与扁的极亲信(后又见疏)吃饭,一桌皆叹,说扁有好机会,2004年侥幸上台,还不珍惜,弄此下场,可鄙也!”  知扁者说扁只有徒众,没有师友。因他出身寒微、自卑、一心求胜,此为其长,亦为其短,不择手段、人格扭曲。  投票日,我12点去投,再赴一宴,吃完了饭走路回家,已4点多了,路过店家看电视中开了2万多票,马领先,心略释。回家后我就没离开电视,5点半就知要赢了,但还不敢笑,四年怕井绳的疑惧仍在,我怎知不会突然停电?6点,我眼红了,赢了。  原来喜极是比悲极更易泣,2004年我欲哭无泪,哀莫大于心死,只记得张佛千的:“怎么这样?”这一次则是:“这样,还差不多。”  我输了,笑了,哭了。

霍州家居装修网
赛车
租房准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