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全能照妖镜 第775章 地生祥瑞,云水交辉(第三更、万)

2020-01-16 20:47: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全能照妖镜 第775章 地生祥瑞,云水交辉(第三更、万)

“祥瑞!”

“是丹云祥瑞,一个区区阴阳天择丹,竟然能出现祥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疯了吗?”

人们脑海中还在盘算这五颗八转天择丹的归属,就在这时候,一声惊呼,猛地将人们的思绪再次拉回来。

果然。

还有四尊丹炉,还没有打开。

但一团又一团浓郁的九彩祥云,却已经浮现在了丹炉的外壁。

地生祥瑞,云水交辉。

原本应该出现在天空中的祥云,竟然破天荒的在地面出现,这本身就是天大的反常。

不少人第一次见丹炉祥瑞,自己瞪大瞳孔,眼睛一眨不眨的观察。

更多的人,则是祭出了影像玉简,势必要将这难得的画面记录下来。

然而。

祥云越来越浓郁,不多时已经将九尊丹炉淹没。

炉火依旧在燃烧,而赵楚的身形,却逐渐朦胧梦幻,只留下了一个缥缈的轮框。

至于那五颗丹药,则如五轮烈日,滚滚祥瑞之云,都无法阻挡。

……

“这……”

麻青劫等人目瞪口呆,丹云祥瑞,不少人听说过,但却没有真正见过。

“老夫今天算是开了眼了。”

“夕龙城,不白来一趟。”

一些丹师更是目光郑重,他们看丹炉祥瑞的眼神,竟然是出现了一些虔诚。

无关年龄,达者为先。

能炼制出丹炉祥云,本身就代表了一个丹师的超然造诣,值得尊敬。

虽然这天择丹,乃天择境中,最低等的丹药。

但祥瑞,那就是祥瑞。

……

“麒儿,你的伤恢复的怎么样?”

可轻裳气的浑身颤抖。

她忍无可忍,必须要立刻斩了赵楚,否者这家伙风头越来越盛,场面可能会失控。

“还需要三分钟。”

“这次我既出手,就要将他彻底斩杀。没有最巅峰的状态,我无法施展道源封龙台。”

夕悠麒瞳孔猩红。

他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如此失控的状态。

原本一个发泄怒气的东西,竟然深藏不漏。

杀念。

夕悠麒眼神中的杀念,第一次如此浓郁。

“道源封龙台,没错,你施展此法宝,可催动九十九道本源道纹,甚至和飞升者都有一战之力,斩杀此獠,轻而易举。”

闻言,可轻裳点点头。

……

道源封龙台。

这是夕龙王爷年轻时得到的一件至宝。

催动道源封龙台的时候,天择修士,将短暂拥有半步问元的实力,能施展出道纹伪字。

而且这道纹封龙台内,本身就封存着三十道的本源道纹,催动者可以借用道纹,施展大神通。

夕悠麒身为顶级天骄,位列黄云楼副楼主之位,其体内本身就修炼出了69道的本源道纹。

之前施展夕龙剑,能一剑斩出31道。

这已经是普通武学,所可以承受的最大道纹数量。

想要施展更多的道纹,必然需要道纹伪字。

……

“真没想到,短短一天时间,我竟然要一连施展两次道源封龙台。该死的左宆罗,该死的蠢货。”

夕悠麒咬牙切齿。

之前他之所以能从左宆罗的轰杀下逃窜,完全是因为道源封龙台的厉害。

否则,一招之内,他夕悠麒的脑袋,可能就已经被捏碎。

而施展如此至宝,也需要很恐怖的代价。

寿元。

施展一次,焚烧400年寿元。

虽然夕悠麒年纪不大,就已经步入天择。但400年寿元,依旧是不可承受的代价。

这一天,夕悠麒将消耗800年寿元,谁能不心疼。

……

至于夕悠颜。

她已经被众人遗忘,宛如被全世界抛弃的一叶浮萍。

一个可怜人。

夕悠颜甚至希望,自己就这样被全世界忘记。

她心中清楚人性的恶。

等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后,自己将迎接数不清的恶毒讥讽。

有眼无珠!

狗眼看人低!

嫌贫爱富!

裱女!

这些标签,将伴随她一生。

甚至以后在道治门生,那些疼爱她的长老,也会因为自己的错误,从而削减对自己的呵护。

毕竟,是自己的任性,辜负了亡母的心意。

……

“夕龙王府的人,在下有几句话说。”

众人还陷在丹炉祥瑞的美轮美奂中不可自拔,突然,一道平静的声音,从祥瑞中扩散开来。

平静,礼貌,却也拒人于千里之外。

“这里,一共有五颗八转的阴阳天择丹。”

“之前,我师父欠你夕龙王府一颗天择丹。”

“青劫门不欠人情,现在我还你两颗。”

没有气愤填膺。

也没有怒气冲冲。

这道言语中,充斥着一股无法言喻的自信。

就如三春暖阳,轻描淡写间,就摧毁了冬日里坚不可摧的寒冰。

我根本就不屑与你为敌。

闻言。

众人哗然。

两颗八转的阴阳天择丹还债,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啊。

刚才可轻裳大肆宣扬过这件事,用来羞辱青劫门,所以人尽皆知。

当初的麻青劫,仅仅拿走一颗六转的阴阳天择丹啊。

而对方此时一次性归还你两颗,还是八转。

人们再回想起之前可轻裳的嘲讽与蔑视,简直是说不出的荒诞。

果然。

可轻裳原本一派雍容的脸,此刻和被霜打过的茄子一样,阴沉到发紫。

“第三颗,我再给你夕龙王府,算是这段时间的利息。”

“关于那颗阴阳天择丹,我青劫门和你夕龙王府,从此再无相欠。”

随后,赵楚屈指一弹。

咻咻咻!

三颗八转的阴阳天择丹,直接落在最前方的石台桌面之上,哪里是可轻裳的主位。

……

“第四颗,我再给你,就当是借用你夕龙王府丹炉的报酬。”

咻!

果然,第四颗的阴阳天择丹,也紧随其后,出现在石台之上。

……

不少人心脏狂跳,特别是不少即将突破的元婴境,恨不得冲上去抢丹。

神元晶常有,可八转的阴阳天择丹,却难得一见啊。

没错,能炼制八转天择丹的丹师,也有。

但那些丹师,高高在上,怎么可能费时费力,去炼制这种吃力不讨好的麻烦丹药。

……

夕龙王爷府一方,那些即将突破的子嗣,瞳孔发亮,就差流口水了。

他们千方百计请来莫一济炼丹,谁知道后者只能炼制出一些五转的丹药糊弄人,刚才那些没有服天择丹的子嗣,暗自庆幸。

当然,也有些元婴急匆匆服下了莫一济的五转天择丹,此刻恨不得扣着嗓子吐出来。

八转。

五转。

傻子都清楚,那是天壤之别啊。

……

“至于第五颗。”

“我继续给你夕龙王府,这颗丹药,我只是单纯的告诉你,青劫门低调,但不代表贫穷。”

“你们之所以炫耀什么,是因为你们缺少什么。”

“我青劫门,也不比你王爷府差什么。”

话落,赵楚掌心里的第五颗八转天择丹,再次被弹飞。

……

寂静!

五颗令人垂涎欲滴的八转天择丹,就这样轻描淡写的全部送出去。

“这少年,好大的手臂,好大的胸襟。”

风侔子不由点点头。

一个人的胸襟,彰显着他的气度。

吝啬者,路不长。

舍得舍得,只有舍,才会得。

赵楚看似失去了五颗八转天择丹,但他得到的,却是青劫门能够抬起头的尊严。

“麻道友,你培养了个好弟子啊。”

“是啊,可惜,你这弟子胸襟足够宽阔,但在他身上,却唯独缺少一些杀伐之气。”

两个斩苍生门的问元境点点头,言语中暗示着什么。

一旁的晁红浅嗤鼻。

我小师弟在下九天世界屠出血海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呢。

随后,晁红浅又是一阵肉疼。

八转天择丹啊。

五颗!

整整五颗。

虽然他目前无法再使用,但卖出去,可是一大笔财富,甚至足够在夕龙城购置一处地产了。

“小师弟,做得好。”

鲁初雪狠狠一捏拳头,由于太激动,他脚下的大地甚至都被直接崩裂。

这才是真正的扬眉吐气啊。

刚才青劫门被无休止的羞辱打压,撸初血差一点就要被气出心魔。

此刻赵楚漂亮反击,令他念头舒畅,甚至修为都精进不少。

晁红浅虽然心痛,但扬眉吐气之后,同样浑身舒畅,修为有精进。

“惭愧,惭愧!”

麻青劫微笑着点点头,与此同时,他的心里,却有着沉重。

或许,是时候思索关于赵楚的前途问题了。

……

“哼,放肆,我堂堂夕龙王府,岂会贪图你这几枚破丹药。”

被赵楚五颗丹药回击,可轻裳作为正宫王妃,再也抑制不住滔天怒气。

她大袖一甩,满脸的戾气。

与此同时,可轻裳企图一袖子将丹药扇回去,彰显王府的高高在上,与不屑一顾。

可惜。

她一袖子扇出去,虽然劲风弥漫,但却只换回了满脸的尴尬,连空气都在嘲讽着她。

夕龙王府,不是她可轻裳一个人的王府。

就在她劲风扇出去的瞬间,一个个即将的突破的元婴境,早已经拼了命夺走八转天择丹,随后毫不留情的吞吐口中。

“王妃,您稍安勿躁,这是他青劫门欠咱们的。”

“没错,王妃,以大局为重,您的儿子成功天择,我们的儿子,也不能落后不是。”

“是啊,您亲自驱逐了一个好女婿,又何必再断送我们儿子的前程。”

夕龙王爷,不光一个老婆。

那些嫔妃平日里便看可轻裳不顺眼,此刻找到了一个把柄,更是不留余力的冷嘲热讽。

废话。

你夕悠麒当年不顾一切,找到了八转的天择丹服用。

我们的儿子,同样有夕龙王爷血脉,凭什么因为你可轻裳的错误,错过大好的机缘。

搞笑呢?

……

咔嚓!

可轻裳的手臂悬在空中,放下来也不是,继续扇风也不是。

她宛如被冰冻了一样,脚下大地,裂缝密布,宛如蜘蛛般蔓延开来。

尴尬。

难堪。

可轻裳腹背受辱,恨不得一头钻进地缝里。

前所未有的丢脸啊。

丢到姥姥家了。

……

“闹够了吗?”

“你现在立刻跪下,给我娘亲磕头认错,然后发誓效忠我夕龙王府,我可以替夕悠颜做主,允许你继续履行婚约做驸马。”

“否则,你亵渎王爷府,只有死路一条。”

也就在这时候,夕悠麒伤势痊愈,他浑身的状态,恢复到了巅峰。

与此同时。

在他身后,一道如山脉被削平的法宝,似有似无的浮现。

那法宝之上,盘踞着一条狰狞黄龙,似乎有震断山脉之威力。

……

“是道源封龙台,燃烧400年寿元才能施展的恐怖法器。”

一声惊呼,将众人的目光,再次汇聚到了夕悠麒身上。

道源封龙台。

这可是地齐海赫赫有名的凶器,当年夕龙王爷在天择境的时候,就依靠此法宝,创造出了不少奇迹。

随后,众人将目光注视到祥云内,那道朦胧的身影之上。

夕悠麒这个时候恢复伤势,不是什么好兆头啊。

……

“我还是那句话,你跪下,给我师傅磕头认错,我可以饶你一命。”

祥瑞越来越浓郁,甚至有一尊丹炉的炉盖,嗡嗡作响,眼看着就要弹开。

赵楚的言语,一如既往的平静。

在他眼中,似乎根本没有看到道源封龙台。

……

“既然这样,那我赐你一死。”

夕悠麒双眼迷城了一条缝。

“立生死战契吧。”

随后,浓雾之中,一张宣纸,缓缓漂浮出来。

在宣纸左侧,写着一个龙飞凤舞的‘战’字,猩红狰狞,赫然是精血所写。

这是赵楚的死战。

“哼,原本还怕你临阵脱逃,既然你签下,倒也省的我浪费时间去追杀你。”

咻!

夕悠麒冷笑一声,他懒得写字,一只血掌印,印在了宣纸的另一侧,如狰狞鬼脸,触目惊心。

湖州市南浔区菱湖人民医院怎么样
蒙城县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云南好的治癫痫病医院
六盘水癫痫病去哪家医院
咸宁牛皮癣治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