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br何处是梦归

2020-05-22 00:26: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何处是梦归,桃花依旧笑。人面似桃花,梦里两欢颜。我是一个剑客,一个孤独而冷漠的剑客,手中那把冰冷而嗜血的剑上已经不知沾染了多少亡魂的鲜血,可我依旧觉得它是如此的美丽动人,那鲜红的颜色,宛若桃花般绚烂而美丽,映在我的心头,让我不是如此的孤傲冷僻。
我叫冷凝霜,大漠中令人闻风丧胆的“幻影”便是我。
从小生在大漠,见惯了长河落日,孤烟荒城,那颗心早已经变得冰冷异常,世间情爱,恐怕是早早的离我远去了吧。在大漠时,每日在高高的沙丘上,望着那如血的残阳,袅袅的孤烟,来往的西域商人,便觉得着世间是如此的复杂。
早已经过惯了大漠剑客的生活,反倒是不想涉足中原武林。
直到那一群人的到来,才打破了这个美好的愿望。
那日,我依旧在练剑,滚滚的黄沙伴着泣血残阳,波澜壮阔。手中执着剑,周围是一群黑衣人,看不清容貌,手中皆是握着剑,来势皆为凶猛,显然都为武林高手。
他们的头告诉我说:他们的庄主想请我重返武林,助他夺得武林至宝“绝影剑”。
世人皆知,当年铸剑师风玉子寻得天山寒铁铸造了两把举世无双的名剑,一为绝影,斩杀人于无形之间,二位幻影,弑人于片刻之内。两把名剑相生相依,永不分离,亦被称为鸳鸯剑。但是幻影极为嗜血,戾气极重,非常人所能控制,当年被“残血”剑客冷傲所夺,而绝影在武林中自此消失,杳无音讯。
我嗤笑:想让我冷凝霜重出江湖,总该有些好处。
旁边的黑衣人似有些不耐烦:我们庄主让我们来请你已是给了你天大的面子,你别不知好歹,提出如此无礼的要求。
说罢,便要拔剑动手。
可未等那剑出鞘,那人便向后栽去,脸色诡异,身上并没有一丝的伤口。
他们的头摸了一把冷汗,恭敬道:冷姑娘武功绝世,是我等所不能及的,望冷姑娘出手,助我们庄主夺得“绝影”剑。
见他态度恭敬,我便应下了此事。
三日后,便离开了我生活了十七年的大漠。临走之时,落暮寒鸦,寂寞而荒芜,心头不知为何萦绕上了一层淡淡的悲伤,仿佛这一次的离开,便是再也不归。
罢,罢,罢,心无所畏惧,无所追求,方能成大事。
这,是父亲生前所教导我的。父亲便是三十年前名震天下的“残血”剑客,冷傲。
自父亲夺得“幻影”剑后,不知为何,他便是隐居到了荒芜的大漠之中,不问武林世事。我常问父亲:为何不带着绝影剑重出武林呢,以父亲的武功,足以在武林中夺得一席之地。
父亲却笑着告诉我说:霜儿,有的时候太强未必是一件好事,你可以用这份强大保护自己,让自己成名,让所有人都去崇拜你,仰慕你,尊敬你。但是,有的时候你却连自己最爱最亲的人都无法保护,这难道不是一种悲哀么?说完,父亲的目中早已含满了泪水,我明白父亲的意思。当年父亲夺得“绝影”,遭到了各大门派的攻击,母亲也是因此而丧生,自那以后,父亲便开始一蹶不振退出武林。
自小,父亲便传授我武功,易容,暗器。他怕在他离开之后,我没有能力自保。
时间就是这样的过去,父亲一日一日地见老,他时常喝着酒,唱着古老的调子:风声起,天影寒,山外之中人未还,人未还,相思依旧在,桃花笑春风。他的眼中含着泪水,背影在夕阳下显得是如此的孤单寂寥。
后来,父亲便去了。我接过了父亲送给我的“绝影”,成为了大漠中令人闻风丧胆的孤傲剑客“幻影”。
我接过许多生意,他们给予我珠宝金钱,我替他们去杀人,事成之后,再将他们杀掉,把珠宝送给住在荒漠中的那些穷人。在他们的眼中,我是神一般的存在。
对于我而言,却是无所谓的。
在我剑下的亡魂不计其数,该死的,不该死的,在我的眼中,都是一个字“杀”。
在漫长的杀戮中,我的心开始渐渐地冰冷异常,没有一丝一毫的温暖。那次,杀了大漠中号称“大漠金鹰”的那些土匪,救下了一个七八岁大的小孩子,他的身上沾满了鲜血,无比恐慌地望着我。
那一刻,我才发觉,或许在别人的眼中,我早已经不是什么救苦救难的神了,我是一个嗜血,冰冷,无情,杀人不眨眼的狂魔。
或许,是如此吧。
我不知道剑客的性命究竟应该拿什么去衡量,生,或是死,在我的心中早已经不重要。我不知道我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杀人,敛财?或许都不是,不知何时,才能寻到人生的那份真谛?
剑,带着那份传说,和剑客一起走出了大漠。

(二)桃花幻梦

出了这生活多年的大漠,倒是没有什么不习惯,随着那群人,一路便走到了江南。时值三月,江南是无比柔美的,天蓝蓝的,不似大漠一般的萧瑟,四处是一派生机勃勃,朦朦胧胧的犹如初醒的婴孩一般。细碎的雨,为江南更是增添了几番姿色,烟雨缭绕,甚是一番美景,泛舟游湖,饮酒赋诗,别样的一番江南水景图便这样展现到了我的面前。
我被他们安排到了一个庄子中。
江南的建筑也是如此的婉约,亭台楼阁,小巧而精致。院落错落有致,四处是粉红色的桃花,微风轻拂,便下起了一阵阵的桃花雨。我静静地站在院中,微微地仰起头,闭上眼,任那蒙蒙的细雨沾湿了我的衣衫,心中一片澄明,毫无杂念。这与大漠中凛冽的狂风,袅袅的炊烟,火红如血的夕阳不同,这是一种安静的美,静到了骨子里。在这静中,还透着一股灵动,这是粗犷而豪迈的大漠所不能给予的。沉静在这雨中,不知为何,想到了许多过往的事情。
低下头,却不知何时,一把油纸伞遮在了头顶,挡住了愈下愈大的雨,伞上,是一朵明艳的桃花。
“姑娘为何站在这雨中,久久地沉浸呢?难道,是有什么心事?”低低的声音传来,如此的动人。
偏过头,身旁站着一位公子,白衣墨发,眸似晓秋明月,发顶用一根白玉簪子固定,散下来的静静地披在肩上,犹如柔顺的墨瀑,十指节节如玉,修长而美丽,轻握着油纸伞,将它遮在了我的头顶。
“我有心事,与你有何关系?”冷冷地回绝,便回到了房中。
独留他一人站在原地,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宛若从水墨画中走出来的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
回到屋中,心中莫名其妙的有些紧张,难道仅仅是因为一个人么?不,不会的,这颗冰冷嗜血的心,是不会融化的。
此时的我并不知,这是我与他的初次相遇,也是那存留在我心目中那最为美好的梦。
再过了几日,那群人把我带了出去,说是去见庄主。
我便随着他们去了。
绕来绕去,终于到了他们口中所谓的正厅,紫檀木椅上,一人正端着茶杯缓缓品茶,那群人低声恭敬道:“庄主,冷姑娘已经来了。”
那人缓缓地抬起头,眸中含笑:“好了,你们下去吧,我和冷姑娘单独谈谈。”
说吧,那群人恭敬地退下。只剩下了我与他。
眼中流露着几丝不可思议,竟然是他。
“冷姑娘,请坐。”他低下头,继续品他的茶“这是上等的西湖龙井,何不品尝一下?”
“庄主,您有事,请快说,我来这儿,不是为了陪您品茶的。”
“冷姑娘,何必如此的着急呢?”
“您再不说,我便回去。”
“好,我说”他微笑着,缓缓地放下了茶杯“这次叫冷姑娘前来,是想让你帮我夺取绝影剑。”
“哦?庄主您就这么有把握我会帮您夺取到绝影剑呢?”
他神秘地一笑:“天下人都知,绝影与幻影,是一对鸳鸯剑。”
“那又如何?”我质疑。
他慢慢地靠近我,鼻尖几乎触碰到了我的面庞,灼热的呼吸喷薄在我的颈间,令我有些不适,缓缓道:“冷姑娘手中的,莫不是已经失踪了近三十年的幻影剑么?只要幻影剑一出,绝影必然会有感应。”
我的身子一制,他,怎会知道我的手中有幻影剑?
手中的剑紧握,随时有着出鞘的可能,双眼狠狠地盯着他,随时要将他杀掉一般“你,从何得知?”右手握住枚流星镖,向他射去,可哪知,他竟然不着痕迹地闪过,来到了我的身后。
江湖上,会有我圣绝音不知到的事情么?”
说罢,只觉得头一阵眩晕,便落在了一个怀抱中。“脾气竟是如此的大,这怎好帮助我取得绝影剑呢?”声音变得越来越飘渺,最后随着风,消失在了整个世界中。
一场阴谋,在这三月的雨后江南中,缓缓地展开。

(三)绝世阴谋

有一个声音,一直在梦中呢喃:究竟在怕什么,向前走,让那颗冰冷的心融化吧,去追寻属于你自己的那份幸福。放弃幻影剑,去做一个普通人......
追寻那属于自己的幸福?剑客,也会有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幸福么。十七年的人生中,早已经没有了幸福的那个概念,在时光的打磨中,棱棱角角早已经变得无比圆滑,温暖早就成了缝隙中的一缕轻烟,“杀”这个字,恐怕成为了人生的全部,那些追寻,是一种可望而不可及的奢求罢了。
揉揉沉痛的脑袋,一股扑鼻的异香袭来,让原本浑浊的思想再一次变得澄明,睁眼打量着四周,应该是在马车中,华丽中却不失典雅,果真为大户人家的手笔。
旁边坐着的,便是那位“人面兽心”的貌美庄主。
依旧不急不缓地品着他的茶,手中精致的折扇徐徐地摇着,依旧是那般的淡然自若,不问世事。
“用天魂迷倒我,庄主还真是不惜手笔!”
“我叫韩泠熙。”
“说这个,还有必要么?”
“我送你去青武山庄,绝影剑就在老庄主的手中。想办法把它夺回来。”
“我凭什么答应你呢?”
“因为绝影剑和幻影剑是鸳鸯剑啊!”
“那又如何?”
“因为你的手中有幻影剑。”
我不知该如何去回答他的问题,明明是毫无道理,却还是天衣无缝让人无法反驳。他的话语仿佛有着一股魅力,让人毫无条件地去信服,让人觉得很有道理。
就是在他的护送下,我成功地潜入了青武山庄。
我扮作无家可归的孤女,博得赵管家的同情,让他同意我入庄。就这样,我便成为了青武山庄中一名普通的丫鬟。
日子便是这样静静地流淌过去,转眼间,我来到这里已经有两个月了。
五月的江南,犹如水墨画一般梦幻,处处送来的清香,令人神清气爽。入夜,朦朦胧胧的月光幻化出天堂般的仙境无比的让人沉醉,青武庄园更是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银光,像是随时会消失一般。
听赵管家说,老庄主今日要宴请整座城中的名士,一同来观赏传说中的名剑——绝影。
我的手中端着精致的果盘,随着那些庄中的丫鬟走到正亭中,老庄主神采奕奕地招呼着往来的客人,脸上浮着一层淡淡的笑容,虽是久经岁月的侵染,脸上被刻下了许些痕迹,但是眼眸中的那份刚毅与自信却是许多年轻人所不及的。
忽听一人唤我:“凝霜丫头,能否帮助老夫照看一下这里呢?”闻声抬头,不知何时,老庄主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面容甚是和蔼,让人的心头感觉到了一阵暖意。
“庄主放心,我一定会帮您照看好这里的。”我点头应允着。
“好丫头,老夫一会儿便回来。”说罢,他便大步离开。
我站在正亭中,替老庄主招呼着往来的客人。悄悄地来到了那供奉绝影的桌前。绝影静静地放在架子上,剑身浑然天成,泛着赤红色的微光,细看起来,便觉得剑散发出正气无比的强烈,让人心头不觉为之一震。仔细端详剑柄,上面篆刻着流云的花纹,与幻影竟是如此的相像,上面还刻着两个隶书“莫失”。思维一瞬间地停止,幻影上不也是刻着“莫忘”这两个字么?如此,这两把剑,当真是世人口中的鸳鸯剑。
人呆立在那里,怔怔地望着那绝影剑。
“小姑娘,怎么看了如此之久?”低沉的男声传来,将我从遐想中唤回。身旁站着一位男子,仙风道骨,面容和蔼,长须青白。莫非这就是父亲曾经向我提起的江湖上著名的铸剑师,绝影幻影的制造者——风玉子。
“见过风玉子前辈。”略躬身,向他致礼。
“我多年未出江湖,小姑娘如何得知我是风玉子呢?”
“听家父提起,前辈仙风道骨,眉心一颗红痣,想必一定就是您。”
“哈哈哈哈,小姑娘好眼力,不知家父是何人呢?”
“前辈抬举,家父不过是一名教书先生罢了,年轻时博览群书,自然知道几分。可惜,几年前染了重病,便去了。”
“真是可惜,未能和家父见上一面。”
“人死不能复生,只怕家父和前辈没有缘吧!”
“是啊,小姑娘可知,这绝影剑的故事呢?”
“不知,请前辈赐教。”
“呵呵,这也不怪你,毕竟那时你还没有出生呢!那是三十年前,我刚刚学有所成,在偶然的机会下得到了稀世罕见的天山寒铁,便铸得了两把剑,一为这绝影,二便是那幻影,两把剑是鸳鸯剑,里面蕴含着非同凡响的力量,戾气极重。当初造就了这两把剑后,本不想将它拿出,以免为祸武林。当时,老夫有一好友,叫冷傲,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剑客,他见那两把剑后,便爱不释手,老夫便将幻影送给了他。”

共 828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回首那时,桃花依旧笑春风】冷凝霜,大漠一剑客,隐居多年之后,又因“绝影”剑,重出江湖。置身于美景如画的江南,于沉静的风中,想起诸多往事,心情无比沉重。巧遇一翩翩男子,竟又是自己要见的庄主,一场阴谋也由此拉开了序幕。原来绝影剑和幻影剑本是一对鸳鸯剑,为帮助庄主得到绝影剑,冷凝霜潜入青武山庄,博取管家同情,扮作一普通丫环,从此居住下来,寻找夺剑的机会。然而,却不曾想落中众人的圈套之中,陷入危难之地的冷凝霜,奋起反击,最终中剑晕倒。小说情节曲折,环环相扣,人物心理描写细腻,井然有序。结尾多种预测,最终却是绝影和幻影双栖双飞,圆满结局。欣赏了,问好作者!推荐阅读!【军警社团编辑:彧儿】【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20 18】
1 楼 文友: 201 -02-0 09:18:29 问好雨魔琉璃!感谢赐稿军警!祝创作愉快!冬安 精彩是寂寞开的花!泉州男科医院地址
贵阳牛皮癣医院地址
小儿便秘怎么办
沈阳治疗白癜风医院
合肥白斑疯医院
惠州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金昌白癜病医院
遂宁治疗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