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阿胖姓啥名啥我的确不曾问过

2020-05-21 02:43: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阿胖姓啥名啥我的确不曾问过,但他那黝黑的皮肤,粗壮的身材,只会用目光与人交流,不善言语的安静,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云南个旧,素有锡都美誉,曾一段时间,全国各地有许多大大小小老板云集于此,热闹非凡,好一派繁华。
我也是这群淘金者中的一分子,和几个朋友在个旧已经呆好长时间了。谈来谈去,还没个眉目,好矿嘛,投资太大,合伙人都没那么大的实力,平宜的吧,就像玩玉商人赌石,心里一点谱气也没有,一但开工,运气好那是祖上积德,万一背时,摊上个鸡屎矿,这就惨了,所谓的鸡屎矿,就是开了坑道,挖一段有一些,再挖又没了,等你绝望时,又给你来个希望,有如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这么一来,倾家荡产也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明知前面有个坑,还是抱着侥幸心理,知迷不悟,不到黃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
那天经当地人引线搭桥,我们去了卡房镇,看附近一片矿山,地点还不错,交通水电都不成问题,按照惯例,勘察以后,留下地址,吩咐当地人过几天送些矿石,好拿到地质部门鉴定一下含量,看是否有开采价值。回到个旧,因有急事,连夜赶回省城,准备办完事再下来处理矿石的事。
几天后,回到个旧,进了宾馆,前台服务员看到到我,朝门外一指,告诉道,那人已经等你好几天了。
我一看那人屁股下坐着的编织带,有棱有角的,知道是卡房那边送矿石来的。这是一位憨厚的乡下年青人,虽然长得很结实,但眼晴却凹了进去,显然是睡眠不足,而且,只要露出的肤肌,布满了蚊虫叮咬的大大小小的包。
我问:“你这几天就睡在这榕树下等我?干嘛不找个旅馆住下?”
他见我是他要找的人,显得很高兴,不好意思地笑道:“我身上没带多少钱。”
我哭笑不得:“那你可以先回去啊,叫老余自己过两天再送来,在昆明我还给他打了电话,他就没通知你?”
他又是憨厚地一笑:“我没手机,余叔吩咐我后也上蒙自办事去了,给了五拾元工钱。”
“可是,他才给你一天的工钱。”我喃喃地说。
“我怕误了大事。”他依旧憨厚地笑着。
我都不知说什么是好了,叫他进去坐坐,他瞧瞧自己穿着的拖鞋,又摸摸那乱篷篷的头发,显得很是窘迫,我知道他是回绝了,只好作罢,从口袋掏出六张五拾元的绿票,他先是推却,见我执意要给,迟疑了一下,才从我手中抽出三张,其它的,说什么也不肯收下。
回到房间,我给老余打了个电话,有点责备的语气,他也颇为意外,认为见不到我,他肯定会先回去。
后来,我们包下了这片矿山,还特地叫老余找他来给我们当仓管,从老余口中知道他叫阿胖,但从不曾问过他姓名。
再后来,我们没多久就离开了,因为我们真的赌上了一座鸡屎矿。

共 104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写的是一个开矿老板和一个胖子的故事。小说里的阿胖,是一个老实憨厚的人,答应别人的事,不论如何,都要办好,且不贪财,而这个老板最终运气不佳,最终离开。欣赏,问好。【编辑:尚林夕】
1 楼 文友: 2017-05- 1 15:07: 8 忠厚老实的人到哪里都叫人喜欢。阿胖就是这样的人,为了等 我 不惜谁在树下,并因此感动了我。后来聘请阿胖做仓管。
回复1 楼 文友: 2017-05- 1 15: 8:40 感谢老师鼓励,问安。
2 楼 文友: 2017-05- 1 15:09: 7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回复2 楼 文友: 2017-05- 1 15: 7:15 老师牺牲午休时间为我下按,感动,顺颂安康。上海中大医院在线咨询
一直打喷嚏过敏
月经颜色淡怎么调理
鞍山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鄂尔多斯治疗白斑病费用
株洲白癜风
广元治疗白斑病费用
吉首治疗白斑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