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我的文学十年关于十年一品温如言百度云的介略

2020-10-15 19:57: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的文学十年,关于十年一品温如言百度云的介绍

从2006年6月提笔写起,时至2016年的8月,我已走过了足足十年的文学创作历程。在这十年里,有喜有悲,有苦有甜,有酸有涩,有痛有乐。

今天,我首先借对这10年来文学创作生涯的回顾,对过去的文创活动来进行一番有效的反刍,借以总结出一些有益的经验来,帮助自己在以后的创作中,能再提高一点。其次,是我要给自己这走过的十年文学路,做一个正式的,阶段性的小结,用她来尘封以往的故事,为自己在明天能以更加积极的姿态,更加平和的心态上路,做足所有的准备,坚持久长地走下去。

我是在2006年的6月27日那天,才在新浪网上觅得一块宝地,开始种上自己的庄稼的。这一路耕种博园到今天,屈指一算,居然已整整坚持了十个年头,也算得上是一段不短的时光了吧?感怀之下,竟不由得自己也欷歔起来。

老实说,在工作之余,能够去从事自己爱好的文学创作,当1名作家,曾是我在学生时期就深埋内心的一个欲望。只惋惜,时不待我,一切都因一场家庭灾害的降临,而被给无情地打碎了。虽然在1985年的夏季,我的首部作,短篇小说《他和她》被印成了铅字出版,我的科技小品文也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一档小节目里给播出过,但是,这一点也没能激起我继续从事文学创作的热忱和勇气。为了全家人能体面地生存下去,为了照顾重病中的妻子,为了养育我们的两个孩子,我毅然决然地放下了手中的笔,谢绝了文字带给我的残酷诱惑,浸身在世俗的洪流中,浑然无私,茫茫然地疯狂追逐了210多年,到后来,终究被世俗的利剑给击打得千疮百孔,心身俱疲。

因此,当我在滚滚红尘中摸爬滚打了210多年后,理智在暗暗地告诉我,我已开始厌倦过去的那种,灯红酒绿、尔虞我诈的生活,我要离开那表面上能装着笑脸奉迎,在背后却恨不得一刀的,人性旁落的低劣生活环境,试着找到自我的心灵归属,重塑自我的精神,安置自己的灵魂。因此,我便开始重新提起笔来重操旧业,以便完成对自我心灵的完全救赎。

因此,毫不讳言,在我前期的文学创作当中,如果离开了妻子的用心支持,是不可能有明然三部曲出来跟读者见面的,这是我的真心话。

本来,在我身处的,鄱阳湖上的这座小城里,一个人关起门来过那以我手写我心的快乐日子,是多么惬意的一件事啊?这样的日子,我真得是很愿意就那样子保持下去的,波涛不惊,平静安然。可意想不到的一件事,竟然打破了我生活中的平静,浪激涛汹,让我陷身在了一场无谓的风波当中,给自己带来了一连串的麻烦,也几近让我难以从那个剧烈的是非圈中逃离出来,摆脱自己。

2008年8月的一天上午,年逾7旬的郭继恩老师来局里找我,说是拉我去二楼开一个甚么会,当时没听清楚,我就说我不去,他不肯,硬是拽着我的手说,你带的一部分文稿跟我走,去了你就知道了。无奈之下,我便随同郭老师下楼,开车去了大院,待我上楼以后,进了会议室,我才知道这里原来是在召开中国•鄱阳湖文学研究会的第一次换届大会,瞧瞧众多的与会者面孔,我所认识的人,也仅只有3、5人而已,见此情形,我只好在跟熟习的人们点头打过招呼以后,紧随郭老师在会议室里坐了下来,没再发1言。郭老师却是忙开了,他给每名与会者发了一份文稿,请大家都用心地读一读。事后我才知道,那是篇写给我的文学评论文章,题目叫《难能可贵的心路回归》

当会议邻近尾声,在董晋老会长宣读完新当选的人员名单时,郭老师从坐位上站了起来说,我有个建议和要求,请大家作参考。我建议会议当场吸收明然同志为鄱阳湖文学研究会的会员并同时担当某个职务。大家在一番讨论以后,一致同意我加入到鄱阳湖文学研究会的行列,同时增补我为研究会的理事。这时候,郭老师又一次站了起来讲,让明然当个理事不合适,最最少也要给他个副会长才行。就这样,在德高望重的郭老师的极力推荐下,大家一致同意了郭老师的动议,增选我担负鄱阳湖文学研究会的1名副会长。就这样我毫无所觉地,茫然无措地,稀里糊涂地加入到了中国•鄱阳湖文学研究会的行列,成为了其中的1份子。

后面一连串的麻烦,也就是从这个时候便开始滋生并缠住了我。一度让我没法理解,并难以自拔和摆脱。

会议结束后,新会长召集我们开了一个会长会议,并将本届研究会的第一期刊物《鄱阳湖文学报》的编排任务落实到了我的头上。为了对得起大家对我的信任和重托,我恳切而愉快地接受了这次的任务,并且在接受任务的进程中,对如何办好这份《鄱阳湖文学报》会刊,认真谈了自己的几点看法和应当注意的事项,在当时,我的意见得到了大家的一致理解和尊重。

在、出版和发行了一段时期的《鄱阳湖文学报》后,通过在工作中的不断深入,我逐渐意想到要想让鄱阳湖文学”这么一个全新的文学理念,从都昌这么一个鄱阳湖上的小城走出去,走到外部世界去让人们来认识她,认知她,仅靠这么一份小四开的民间报纸来做推行和宣扬,它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我们必须依托鄱阳湖”这么一个独一无二的品牌优势,给她搭建一个更加高大,更加宏大的文化、文学的交流平台,来将我们的鄱阳湖地域文化”和鄱阳湖文学”理念推介出去,让全球的人们都知道,在地球村里有一座美丽的湖泊,它的名字就叫做鄱阳湖。

基于以上的推敲,2009年的秋季,我与几位同道一起约定,依托鄱阳湖文学研究会,在全国范围内发起了首届中国鄱阳湖文学散文大赛”的赛事活动。在用时8个多月进程中,一共收到全国各地的散文来稿6000余篇,评出获奖作品80余篇。随后,我们借助这次活动的影响力,抛开所有的羁绊,潜心于2010年3月,在《一起写网》注册,并同步成功上线,隆重推出了《鄱阳湖文学》电子刊的创刊号,又在新浪网上注册了一个《鄱阳湖文学》的博客,借以打开了另一个展现《鄱阳湖文学》的窗口。在通过了一定时间的酝酿后,接着在2012年夏季,将首届中国鄱阳湖文学散文大赛”的获奖作品,正式成《鄱阳湖文学散文作品选》1书,并于同年在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并上架发行,随之,将出版后的新书连同的奖证书一起寄送到了各位获奖的手中。

通过近一年多的辛苦努力,在大家的齐心协力下,随着办刊条件的渐趋成熟,我们于在2011年的夏季,也就是在《鄱阳湖文学》的总第6期,同步推出了实体的《鄱阳湖文学》杂志。

可以这么说,《鄱阳湖文学》实体刊物的横空出世,就像一匹黑马冲进了小城的文学艺术界,打破了原有的平衡。再加上她以开放的用稿姿态接纳八方来稿,与之前小城文学界的办刊理念迥然不同,在风格上也截然不同。这就引发了当地得一些文学大佬们的不满了。一时之间,在小城的文学艺术界,顷刻间,各种思潮出现,暗流汹涌。给这座本来文学山头林立,派别众多,明争暗斗了几十年,一直以来其实不平静的鄱阳湖上小城带来了空前的躁动与不安。

数日之间,在鄱阳湖北岸的这座小城里,顿时刮起了惊天的腥风血雨,有些个自称为文学的大佬们,他们见不得光似地躲在暗处,口诛笔伐,极尽污蔑与攻讦,甚至不惜施放狠毒的冷箭来伤人,一些措辞尖锐,情绪剧烈的言论,犹如战时的长矛、利剑,纷纭从四面八方向萌芽的《鄱阳湖文学》投掷了过来。其中,还有那末一小撮人,背后鼓动和唆使一些不明真相,无聊的愤青,利用他们对地域文化的无知,利用故乡的一些网站,发一些无聊的、跟风的帖子,企图将《鄱阳湖文学》给撕烂、撕碎。大有不将《鄱阳湖文学》抹杀在摇篮里,置之死地而后快,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和味道。

但是,当我在冷静下来以后,便认真地思索了一番,心里头倒还觉得这未必不是件好事呢。俗语说,未经天磨非铁汉,不招人妒是庸才。这说明自己从事的鄱阳湖文学研究这项工作,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是值得自己去为之努力奋斗的事业。我在想明白了这一点以后,毅然而然地想尽办法,摆脱了那些无聊的纠缠,终究跳出了他们的是非圈子,任他们呱躁他们的,我自己静下心来做自己的事。因此,在找准了主攻的方向以后,在一段时间里,我有意识地在故乡的网站上针对他们就鄱阳湖文学理念提出来的一些诘难性问题,有针对性地搜集可靠的论点、论据来证明鄱阳湖文学理念存在的合理性。我最初的语气,使用的是驳斥他们的口吻,到后来,便渐渐地变成了使用诠释和解读的方法来对他们的观点进行否定再否定,接下来,又变成了引导他们应当如何对鄱阳湖文学这1理念,做怎样的理性思考。在这个进程中,我逐渐地认识到,当身边常常有不同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还真的是人生中的一件好事和幸事。即使他们的观点有一定的偏颇性,乃至是不正确的,但是,我们可以从对方的观点反面走进去,反方向求证自己观点的正确性。因此,我觉得,不同的声音会促使我们以更加积极的姿态和无勇气,全力排除思想杂念,投身到自己喜欢的地域文学研究行列,专门就鄱阳湖文化以及鄱阳湖文学系列的理论论证,打下坚实的基础。

2013年,我再一次成功策划并组织完成了中国首届鄱阳湖文学陶渊明”杯散文大赛”的赛事活动。在赛事进程中,我们摒弃所有的干扰,将赛事置身在公然、公正、公平”的原则和环境下进行,在无记名的评选进程中,最后约请部份外地在全国有影响力的著名、知名作家、散文家担纲赛事的终审评委,评出了获奖作品60篇。并及时地将获奖名单和初审、复审、终审人员名单,用文学通讯的方式到中国作家网”在中国作家网”上进行公示。2014年7月,我们在鄱阳湖上的小城都昌,隆重召开了中国首届鄱阳湖文学陶渊明杯散文大赛”的颁奖盛典,来自全国各地的获奖作家代表们,齐聚都昌,共同见证了鄱阳湖上的这1文学盛典。

这本书,是我在故意摆脱以往的写作模式与方法以后,所做的一次全新尝试。她也是我潜心下来,专门研究鄱阳湖文学以来获得的第一个文学创作成果。我的这1理论论证,应当可以说是给人们潜意识里的鄱阳湖文学理念,构架起了1座比较完备的鄱阳湖文学理论的大厦雏形。以后,应当如何去完备她,还有待于今后,我和大家一起去做进一步的论证。

这些年来,我们在出版《鄱阳湖文学》杂志的进程中,逐渐积累了一些办刊的经验,同时,也是为了能够更好地报答那些一直以来,全心全力给我们,支持我们办刊的文学们,作家们,我们于2015年冬季,另辟蹊径,隆重推出了国际流行的大16开本,128页码的大型散文季刊《散文中国》这份《散文中国》杂志的创刊,给全国的广大散文们,又了一个更加广泛的交换大平台。这既是我从事文学创作活动10年来,也是我的文学人生当中,最值得记忆和高兴的一件事。

浸身于文学创作的这十年里,我的身边,不但有一些老朋友们的身影远了淡了,而且还在有意无意之间,让我失去了一部分朋友,但我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由于,与此同时,我也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结识了很多新的朋友,他们来自祖国各地的四面八方,还有些朋友,乃至因此来自大洋彼岸的海外。为了全副身心地搞好自己的文学创作,我有意识地阔别了麻将、我谢绝了灯红酒绿,纸醉金迷,7彩虹霓的欲惑,在枯燥的文字里,通过对她们进行一次又一次的排列组合,在文字中找出自己的乐趣。如今,在那些看似简单的数字背后,我恍如看到了自己一路走来的身影,虽然觉得是有那么些寂寥和孤单感觉,但在内心里头,却也多了那末一份背后的安慰与窃喜。

1念至此,我不由要说,第一,这10年来,我首先要感谢我的妻子,如果没有了她的支持,我是不可能够一路坚持下来并取得那些微薄成绩的;第二,我要衷心感谢小城里那些善意的对手们,如果没有他们时不时的批评声音响起,也许我就会缺少了纠正研究方向的信心和坚持一路走下去的勇气。正是由于我有了他们长期以来的成功陪练,才会有今天托出来的些微成绩。第三,我要感谢身边的领导、同事、朋友们,如果没有他们的理解和帮助,也许《鄱阳湖文学》杂志要多走很多的弯路,才能走到今天这样的程度和范围。第四,我要以十二万分的敬意,感谢这一路之上给我们办刊了经费支持的相干企事业机关及团体单位、地方党委、政府,各行业的那些有识之士们,如果没有他们的慷慨解囊和倾力相助,今天,鄱阳湖北岸的这座小城里,是不可能有《鄱阳湖文学》和《散文中国》这两份刊物走出来与大家见面的。

感谢大家的话语,我还有很多很多要说,总之,在这里不是我一下子能够道得完的。故此,我就千言万语化作1句十分轻松的话:感谢一路有你们的相伴,谢谢大家!

今天,我亦籍此文,算作是对过去十年的总结,算作是一次阶段性的回顾与经验的汲取。同时,也藉此机会,将过去的十年深深地尘封起来,不去回想,不去记取,就让它永久地成为我们昨天的故事,把它深埋在记忆的深处。我们后面要走的路还很长,就让我们从明天开始,不折不挠地走下去,去打一场没有输赢,没有结局的文学战争!

最后,我以我的深情,以我的虔诚,快乐愉悦地总结我的文学十年;以我的热情,以我的畏敬,真心诚意地为我的文学10年画上一个不算的句号,并向她致以崇高的敬礼!

简介。

江西都昌芗溪千博里村人。

明然创作观。

将灵魂植入文字,文字栽种心田。任她肆意舒展自己的触角,在文学土壤中触摸生活的每一个细节,感受生命四季,领悟四季物语,以出世、入世情怀,以无为姿态,直达生命主题。

明然诗观。

意图象化的语言抽象化生活,用弹性的文字诗性地表达。

本文相干词条概念解析:

鄱阳湖

鄱阳湖位于北纬28°22′至29°45′,东经115°47′至116°45′。地处江西省的北部,长江中下游南岸。鄱阳湖以松门山为界,分为南北两部份,北面为入江水道,长40千米,宽3至5千米,最窄处约2.8千米;南面为主湖体,长133千米,最宽处达74千米,是中国第一大淡水湖,也是中国第二大湖。有70%的水域在江西省九江市境内,其馀20%的水域在江西省上饶市境内,10%的水域在江西省南昌市境内。聚集赣江、修河、鄱江(饶河)、信江、抚河等水经九江市湖口县城注入长江。鄱阳湖上承赣、抚、信、饶、修五河之水,下接长江。鄱阳湖是世界上最大的鸟类保护区,“鄱阳湖畔鸟天堂,鹬鹳低飞鹤鹭翔;野鸭寻鱼鸥击水,丛丛芦苇雁鹄藏”,每一年秋末冬初,有不计其数只候鸟,从俄罗斯西伯利亚、蒙古、日本、朝鲜和中国东北、西北等地来此越冬。如今,保护区内鸟类有300多种,近百万只,其中白鹤等珍禽50多种。鄱阳湖被称为“白鹤世界”,“珍禽王国”。

一岁半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回事
3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哪种药治肝硬化效果好
小孩不消化吃什么食物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