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骑士的愉悦征途 第十二章 “假”消息(下)

2020-01-16 23:17: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骑士的愉悦征途 第十二章 “假”消息(下)

带着一丝极其不善的表情,叼着烟斗的马可.塔斯克回到了一处偏僻的仓库,旁边还有一座早已被废弃掉的教堂,几个站在门外的血旗兄弟会的弟兄看到首领的身影,立刻将仓库的大门打开,毕恭毕敬的目送着银发巫师走了进去。请大家看最全!

原本半地窖式的仓库和废弃的教堂,被血旗兄弟会改装成了一处重要的据点,也是大部分地下重要的核心成员们定期会返回的地方。

在咖啡馆被贝里昂公爵察觉到之后,马可.塔斯克就把据点转移到了这里――当然,即便是在这种偏僻的废弃仓库,喜好奢侈的银发巫师依旧将客厅装点的相当有品位,甚至还想办法装上了壁炉,整个大厅内都能感受到那滚滚热浪的气息。

银发巫师的眼睛在客厅的周围来回扫了几眼,眉头皱的更厉害了――因为贝里昂公爵遇刺,整个都灵城都进入了状态,尽管对于血旗兄弟会本身的打击微乎其微,却也斩断了许多触手。

在失去了街头巷尾的乞丐、小偷、流浪汉还有不少黑帮这些“眼睛”之后,原本运转自如的血旗兄弟会一下子回到了原本必须亲自动手的地步;而遍布了所有重要街道的步兵队和轻骑兵,也为他们的活动增加了不少难度。

马可.塔斯克继承的是在科尔特斯之后奄奄一息的血旗兄弟会,尽管在一年之中壮大了许多,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搜查一群几乎从未被发现的刺客,人手吃紧几乎是必然的事情。

但是这些还不至于让银发巫师有多难受,波澜不定的眸子慢慢转过去,看到了站在他身后的路德维希.多利安,脸上露出了几分嘲讽的笑意:“某位刺客不是说自己只为爱德华.威特伍德大人效劳的吗,怎么会有这份闲工夫来找我喝咖啡了?”

“因为这件事对爱德华大人来说非常重要――正如您所说,我的忠诚只属于爱德华.威特伍德大人,但这并不妨碍我回来继续帮您。”路德维希不卑不亢的微笑道:“而且我相信您现在一定需要非常多的帮助,来抓住那群来无影去无踪的刺客。”

“哦……你可真有自信。但我并不这么想。”马可.塔斯克眯起眼睛,脑袋歪到了一侧:“很可惜,血旗兄弟会从不缺少得力的干将,尤其是您这种自信心过剩的,所以我们还是……”

“您一定很想知道,那些刺客们都去哪儿对吧?”路德维希非常不礼貌的直接打断了银发巫师的话:“但是现在还没有找到,这才是您现在回来的原因。”

“暂时而已。这种事情根本没有多大的难度。”马可假笑着耸了耸肩膀:“只要有充足的时间,我们就能够找到那些老鼠。”

“没错。可现在没有充足的时间,对吧?”不紧不慢的腔调,让马可眼中的路德维希变得更加可恶了,但是这个兄弟会的刺客却完全没有意识到似的:“爱德华.威特伍德大人是绝对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让您能够完成这些的。”

银发巫师终于有些沉默了――很艰难,但是现实就是那么残酷,尤其是一想到自己需要向一个“背叛”了自己的家伙求助的时候,那种挫折感对骄傲的马可来说,简直是无与伦比的打击。

“我是您手里最厉害的刺客,马可.塔斯克大人。”路德维希颇有些得意的开口说道:“让我完成我最拿手的工作。我会给您一个完美的答复的。”

“希望如此。”冷冷的回了一句,马可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还希望你那里能够有一些进展才好,自信成这个模样总不可能是空口说大话吧?”

“我刚刚来之前,那位尊敬的巫师小姐安洁拉告诉我一件事情。”路德维希很坦然的说道,像是早就想到会被这么问了似的:“差点儿杀死了贝里昂公爵的毒药,应该是龙荆草,一种见效极快的毒药――只要有一点点渗透到血液里。就会加快腐烂的速度,稍微慢一点就会整个肢体都会被侵蚀掉!”

“龙荆草,西海岸的毒药?”马可有些意外:“我在巫师工会的时候在导师的收藏室内见到过那东西,稀有程度简直堪比最顶级的葡萄酒,这群刺客怎么会有这么昂贵的东西?”

“显然要么是偷的,要么就是有一位慷慨的赞助人。”路德维希摊开双手。嘴角微微翘起:“我会从米内斯特家族查起,然后还希望您能够在巫师工会内想想办法。”

“毕竟,我们都是为爱德华大人效劳,虽然发生过一些不太……愉快的事情,但请相信我对您的敬重从不曾改变,马可.塔斯克首领!”

说完,路德维希便转身离去。像是完全没有看到周围那些充满了敌视的目光一样,仿佛就像是离家出远门的人似的,从容而且随意。

自以为是的蠢人,而且还以为别人都比他更蠢。盯着路德维希离开的背影,马可.塔斯克忍不住啐了一口,从自己的袖子里面拿出了一根试管,打量着装在里面的那些许脓液――这是从贝里昂身体里抽出来的一部分,被他顺手从安洁拉的阁楼里带了出来。

“所以你早就知道,差点儿杀了贝里昂公爵的毒药是龙荆草?”带着一丝好奇表情的凯拉推开房间的门,站在马可身旁:“那你还装成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

“不,我不知道那是龙荆草――我知道的是,就在几天前巫师工会发生了一起很严重的盗窃案,两位德高望重的副会长收藏室被洗劫一空。”得意的翘了翘嘴角,把玩着手中试管的马可,脸上却有些无奈:“是你把路德维希带来的吧?”

“这个据点的位置相当隐蔽,就连不少兄弟会的成员也只是知道在这附近而已,没有真正在这里的重要成员是不可能找来的,至于剩下的人……除了他路德维希的拥趸,我可猜不出来还有谁会把他找来的。”

“就这些?听起来可不是很有说服力啊。”凯拉用一种轻飘飘的口吻笑道:“难道我们无孔不入的血旗兄弟会首领找不到更多的,强有力的证据了吗?”

“你这口吻听起来可真奇怪。”

“哪里哪里,还都是和兄弟会的首领大人学来的。”凯拉狡黠一笑,轻轻搂住了银发巫师的脖子,眼神中透着温柔,第一次将他抱在了怀中:“不要这个样子,马可。”

“怎、怎么了?”面对女人第一次有些手足无措的马可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尴尬的笑了笑,表情要多奇怪有多奇怪:“放心吧,这次我不会怪你的,我以后再也不会在你面前谈论那个讨人厌的家伙了,你放心――就权当他不存在,怎么样?要不然还可以……”

“问题不在路德维希身上,在你身上。”凯拉轻声说着:“还记得科尔特斯吗?你肯定还记得对不对,他很聪明,也很厉害,他靠着一颗复仇的心从最寒冷的北方走到了都灵,但还是被另一样东西毁灭了――他不能容人。”

“……”慢慢抬起头,刚刚还紧张万分的马可轻轻按住凯拉的肩膀,乱糟糟的银发下面,是一张无比严肃的表情。

“我永远不会成为科尔特斯,我发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武汉博仕肛肠医院正规吗
北京北城医院在线预约
安顺癫痫病医院在哪儿
贵阳哪家治男科医院好
上海治疗男科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