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再叫我一声老师

2020-05-21 04:40: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毕业了,再叫我一声老师

我们注定普通,注定寂寞,我们注定是默默的大多数,留“老师”二字在“学生”心中吧!

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

20年前,我当上了老师。一直以来很普通,普通得不想学生记的我是老师。

每年学生毕业时,我都对我的学生说:

今天,你们还是我的学生,我还是你们的老师。

明天,我不再是你们的老师,见到我,叫我一声‘辉哥’就行了。 。

而今晚,就是这个普通得再不能普通的今晚,看到同样是20年前当上老师的秋叶在他的毕业班感言一句话:

我没有什么奢求,唯一想得到的就是,无论什么时间、什么地点,看到了叫一声老师我就心满意足了!

秋叶的《叫我一声老师》

我和秋叶,一直以来都很普通。

要说我和他有什么不同,最大的不同,他仍教得到毕业班,而我10年前就不教学生了。我似乎仍不改当年的“稚”心妄想。

那年我在山区教书。因为体育加试要到镇上来。学生早进了镇中的大门。而我有事耽搁了。到校门口。

门卫大哥拦住我,开始盘问:

你哪个学校,迟到了,准考证带了没?没带,让你老师来接你进去。

我的自尊心刹那间击溃了:

我…我…我是老师哪!

别蒙我,我看你初三学生都不像!

幸亏有路过的人认出了我,帮我解了围。

我在读高中时,我觉得我一辈子都不会当老师,浙师大提前招生,我一个理科生觉得文科好玩,就阴差阳错去读中文系;我在教书后,我觉得我不会当一辈子老师,一当就当了大半辈子。每时每刻,我都觉得我当老师还是有点稚嫩。

第一年,我就是班主任了,第一次带学生去扫操场,竟然有学生说:“你是老师了,其实不要拣石子拔草的。”言下之意,我太嫩,还不够有范儿。

然而,秋叶,就不一样了。五大三粗,西北汉子,镇得住。

我跟他最深刻的一次交集,竟然也是被盘问一事。

有一次,公交车刚出城西加油站,就有警察临检。空气有点紧张,查到我,我说了一句本地话,就过关了。可查到最末的秋叶,好像就不放过他了。

身份证,带了没?

忘记带了。一口非南方口音。

你是做什么的?似乎不信任在车厢里弥漫。

前面的我,忙回头说:

他,是我们那边当老师的,我认识他。空气顿时轻松了。

想不到,这么一个硬梆梆的汉子,竟有其最柔软之处:

叫我一声老师。

叫我一声老师。

就心满意足了。

老师二字,我们图什么。当了10多年高中班主任的她,仅仅因为毕业出去的一位学生跟她聊了一番话,就感慨万千。真不知为何,真不知为何。

原谅我,我曾说,叫我一声辉哥足矣。今晚,这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夜晚,突然渴望:

稚嫩的我。还有厚重的他。以及辛辛苦苦的她。

注定是当一辈子普普通通的老师。

我们在普普通通的学校里。教一批批平平凡凡的学生。

我们没有什么奢求。

唯一想的。

毕业后。见面了。

请再叫我们一声老师

月经量多怎么调理
盆腔炎怎么引起的
汉森四磨汤口服液适用人群
乌海治疗白斑病费用
蚌埠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杭州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东营白癜风好的医院
广西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